娱乐资讯生活网

首页 娱乐新闻 明星动态 影视地带 综艺导视 明星隐私 美食天下 健康常识 保健指南 游山玩水

柳岩谈性感:所有人都在看我的胸 励志姐很无奈

发布时间:2019-12-07 19:07:36

励志姐情非得已 柳岩谈:所有人都在看我的胸

柳岩

南方人物周刊1月12日报道 深夜,最后一场戏:近乎全裸的柳岩脖颈处垂下一条雪白的布,恰到好处地遮住胸部。

这是《四大名捕2》的一场浴池戏,镜头紧贴洒满花瓣的水面,水漫到柳岩腰际。“没有人看我的脸,也没有人看我的眼睛,所有人都在看我的胸。”她时不时摆弄着那块白布,既不让它完全遮住最扎眼的胸,又不至于太裸露。

等戏的功夫,她像初见世面的小孩一样回味着上一场戏,时不时提醒着:“我就穿着丁字裤演下一场,出浴池的时候,露一点股沟……我觉得我在那里面好美啊,一下子就艳冠群芳了。”

情非得已

在某次光线的活动中,柳岩和几位同事试穿了一袭低胸礼服,“我觉得很丑,但是领导喜欢。从此就给我定下了性感路线。”

对于她颇具争议的胸,大多数男人并不介意真假,“只要它够大够美,我又不和她谈恋爱结婚,管她呢!”关心真假的大多是女人。

也有烦恼的时候。“一些低胸装,胸小的女孩穿着挺美挺典雅的,可是她一穿就波涛汹涌起来。”经纪人对此也很无奈。

在横店拍《新圆月弯刀》,她饰演楚楚动人的秦可情(非秦可卿,编者注),结果围观拍戏的人们指指点点:“她演的是潘金莲吧。”

柳岩和大多数被人欣赏的美女一样,美得“非我所愿”:“大家都爱看标准美女,所以几乎所有的明星都必须往那个方向靠。”私底下,她更愿意像欧美乡土片中的美女一般,穿艳丽的碎花裙子,头上插几朵鲜花,趿一双拖鞋,肆意地在阳光下走。

而那些仔细打量过柳岩的男人们,转过身就忘记了她的容颜,因为“她的美太标准了,以至于我都记不住她的脸,只能记住她的胸”。

柳岩羡慕国外女星,“也不能说她们没整容,可是她们不会整成一个样子。她们不会刻意去迎合大众的审美,整成标准脸。”

性感励志姐

初出道时,柳岩是QQ视频节目《美人直播》中的Ada姐。这档常常讨论成人话题的节目,要求主持人穿得“上面越低越好,下面越短越好”。

网络上的观众会用手机短信互动,“一半以上都在骂你,因为他们知道你能看到这些短信”,柳岩并不觉得难过,“上网的人90%都是寂寞的,他要找一个发泄途径,我觉得我OK。我心里是平静的。”

只要她在节目中跳舞,在线人数就会暴增。途中如果在线人数下降,制片会在旁边喊:“柳岩,跳舞跳舞!”她很崩溃。“我又不是舞娘,我是主持人!”录节目没时间吃饭,她就面对镜头吃,“告诉大家我们在吃什么。”她这样培养了自己的第一批粉丝。

被选中作为吴宗宪的副搭档主持陕西卫视《周六乐翻天》节目时,柳岩更多的是心酸。“我几乎每次录影都以泪洗面,”她压着股劲,“我就觉得我是个聪明的女孩子,不愿意去装傻配合,‘哦?真的吗?’然后就是‘哈哈’。”

她因此被制片骂:“要真有本事,你就独当一面!如果不是陕西卫视,你就算跪下来舔我的脚趾,我也不会让你来主持!”加上成名后流传坊间的乳腺手术、母亲癌症……柳岩很快被塑造演艺圈的性感“励志姐”。

男人“装”

2008年,柳岩拍了《男人装》封面,这被视为她事业的转折点。

拍摄前她见了杂志主编,被告知:“准备一下,一个星期后拍封面。”听到“封面”二字,柳岩和经纪人惊呆了。在拍《男人装》之前,喜欢她的都是青少年,拍完后,主编告诉她:“你会发现两点变化:第一,你会涨价;第二,中年成熟男子会开始打量你。”结果都应验了。

那套照片柳岩觉得不漂亮,“把我拍得胖乎乎的,但大家又说这才是男人喜欢的样子。男人眼中的性感和女人眼中的性感太不一样。”

照片一出街,找柳岩的节目多了,她开始接拍电视剧、电影,活动也多了。过安检时,几个女孩喊着跑过来:“柳岩柳岩,拍张照,签个名吧!”随后又叽叽喳喳:“我男朋友好喜欢你!”

柳岩很清楚,她的受众是:男人。她要取悦的也是男人,“我知道很多女孩不喜欢我。”

别把我和干露露相提并论

从主持跨界到演戏后,柳岩更懂得苦心经营自己的事业。“与其抢别人的戏,不如说懂得让他们多给自己镜头。电影不像电视剧,两个人说话,只有一个镜头,但是你可以换一种方式,把脸冲着镜头对他说话,这些是没有人教的,得自己去找,还得自然舒服。我一开始觉得这样太耍心机、不自然,但事实上你可以处理得很自然,这就是有经验的演员和没经验的演员的差别。”

新入行时柳岩并不知道,“以为还会拍我的特写,后来就没了,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后悔莫及。所以每次走位我会特别认真,看镜头在哪里,然后看监视器回放,看脸应该怎么给。不会有人教你这个,偶尔摄影老师会提醒一下:你转过来点。最开始你不知道转过来是为什么。”

在片场,柳岩抱着iPad,昏天黑地地看《甄嬛传》。化妆师在其身前身后忙碌,她双眼紧盯屏幕:“她推窗的手势,每个动作都是到位的,都是舞蹈动作,只有她演得最好。”

拍戏结束的夜宵场,与出演《画皮》 中赵薇身边丫鬟的女孩同席。柳岩暗自感叹:“横漂了那么多年,很难出来了吧。”与无数在横店等着成名的女孩相比,她觉得自己总还是幸运的。夜宵结束,柳岩不忘叮嘱经纪人,给邻桌剧组首席摄影买单。

更多地,柳岩在片场提及出演同一部戏的刘亦菲、江一燕,听起来这才是她所属的圈子:“刘亦菲刚才在她的房车里……大多数女明星都是开着房车来横店的,我也考虑明年买一辆。”

住在北京自己买的40平米的公寓里,自己买菜做饭,最大爱好是睡觉:“我觉得人生就该睡死过去。”在横店,穿着酒红色臃肿的羽绒裤,雪地靴吧嗒吧嗒,经纪人在身后笑她:“要多土有多土。”

柳岩说,她从小的性别教育就很传统,“是不能与男生说话的,穿着也保守。”即便事业中以胸出位,生活里她也不认为这是优势,“上大街,吃夜宵,一件T恤,拖着拖鞋就出门了。走在人群中,没有人会注意到我,我就是个普通青年,文艺和知性都不是我。”

虽然经纪人一再要求她不要过多提及“胸”,或许是性格爽直,大多数时候她还是不得不面对这个话题。

这样一位应大众要求而生的美女,美得有些凄然。然而,但凡有人将她与同样以身材“豁出去”的干露露类比,柳岩就避之不及:“求求你,千万别把我和她相提并论。”末了,她自言自语:“虽然很多人讨厌她,但这也不是她的错。”

首页 | 娱乐新闻 | 明星动态 | 影视地带 | 综艺导视 | 明星隐私 | 美食天下 | 健康常识 | 保健指南 | 游山玩水 |

Copyright © 娱乐资讯生活网 版权所有